广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防水工程不防水 无资质施工“打水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25  来源:快资讯  浏览次数:303
核心提示:据专家介绍,楼房顶层防水问题是建筑行业技术性难题,但一个无资质人员竟敢揽下如此难活,难免唤鸡不成蚀把米。4月8日,随着南通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原告谢某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

法官提醒:无效合同支付工程款附有条件


据专家介绍,楼房顶层防水问题是建筑行业技术性难题,但一个无资质人员竟敢揽下如此难活,难免唤鸡不成蚀把米。4月8日,随着南通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原告谢某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


低价“抢”来防水工程


2009年5月,某建设公司经海安县政府采购中心招投标,取得某中学实验楼和食堂楼顶防水工程的施工业务。这一工程协议的发包方和承包方本来很明确,此时却“无端”冒出一个汪某。汪某没有以建设公司名义,而直接以自己名义展开上述工程转包事宜。谢某本无防水施工资质,闻之有活可干,积极与汪某协商揽活,最后以低廉报价取得成功。


2009年7月5日,汪某与谢某正式签订防水施工协议,约定将发包中学实验楼和食堂楼顶的防水工程承包给谢某施工。协议明确实行“包工包料”,并对防水工程的防水材料、施工方式、付款方式、安全责任和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


施工结束漏水“露馅”


协议签订后,谢某迅速组织人员和材料对中学实验楼进行了防水工程施工。因其使用的材料未按中学招标要求进行检测,施工程序也未按招标要求进行施工,导致实验楼防水工程施工结束后仍存在漏水现象。


发包中学发现问题后,要求施工方停止施工,并多次联系汪某要求协商处理。由于双方差距较大,一直协商未果。后通过海安县政府采购中心协商,上述中标的建设公司向海安县政府采购中心致函,决定放弃中标权。此后,发包中学通过海安县政府采购中心,另寻施工单位进行了施工。


谢某未能获得协议约定的工程款,遂引发诉讼。


付款条件成就与否


原告谢某诉称:被告汪某将中学实验楼和食堂楼顶防水工程承包给我施工,我按要求将实验楼防水工程施工结束,而汪某却未按协议支付工程款10000元,现请求法院判决汪某依约付款。


被告汪某辩称:本人只是工程中标单位建设公司的代理人,非本案适格被告。原告谢某未将案涉工程施工结束,且其已施工工程存在漏水问题,被发包中学强行停工。因原告谢某所施工防水工程未通过竣工验收,现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法院驳回诉讼请求


海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谢某与被告汪某签订的防水施工协议,因原告谢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具有承接防水工程施工的资质,其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因此该合同归于无效。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无效工程施工合同经验收合格后,才能请求支付工程价款。本案所涉防水工程施工过程中,原告谢某没有按照建设公司与发包中学所签订施工合同的要求进行施工,所涉工程也未经过竣工验收确认是否合格。故原告谢某尚不具备请求支持工程价款的条件,其请求难以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 驳回原告谢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谢某不服,提起上诉。


上诉人谢某上诉称,本人与汪某签订的协议包含了材料买卖和防水施工两个部分,材料买卖部分不受施工资质的限制,应认定为有效。故上诉人要求汪某支付材料款1万元,不应受工程是否竣工验收合格的限制。


南通中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谢某与被上诉人汪某签订的合同明确约定“包工包料”实施防水工程,谢某提供材料和组织施工的义务不能分离、不能相互独立,施工中的材料款不能脱离工程款的结算而单独要求支付。谢某上诉称该协议内容包含材料买卖和防水施工两个部分,其中材料买卖部分不受施工资质的限制,应为有效协议,但其观点不符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相关规定,不予采纳。该协议违反国家施工资质的强制性要求,原审法院认定该协议无效,并无不当。本案中,谢某没有完成全部施工内容,其已完成的部分防水工程非但未经验收合格,且有初步证据证明其施工工程不合格,故谢某目前起诉要求汪某支付工程款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对于因签订无效施工合同而造成的损失,双方当事人可以另行处理。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本案主要涉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认定无效后,已部分施工或施工完毕的工程如何支付工程价款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8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特殊之处在于,建设工程的施工过程,就是承包人将劳务及建筑材料物化到建设工程的过程。基于这一特殊性,工程合同无效时,发包人取得的财产形式上是承包人建设的工程,实际上是承包人对工程建设投入的劳务及建筑材料,由于标的自身的特殊性质,无法适用恢复原状的返还原则,只能折价补偿。


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言,工程质量是建筑工程的生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及相关行政法规范,均将保证工程质量作为立法的主要出发点和主要目的。《建筑法》及《建筑工程质量管理条例》规定,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建设工程,不得交付使用。在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后,无效合同与有效合同在《建筑法》制定的根本目的上已无很大区别。此时,如果抛开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很难找到更好的标准平衡双方之间的利益关系,也影响纠纷便捷、合理解决。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上述司法解释适用过程中,应当注意以下原则:一是应当区分工程质量是否合格。按照《合同法》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是折价补偿和按照过错赔偿损失。“折价补偿”首先应确定无效合同履行后建造的建筑产品是否有价值,然后才存在补偿问题;没有价值就不补偿,只能按过错赔偿损失。如何衡量“有价值”,即有价值的标准是什么呢?建设工程竣工验收不合格就无法交付使用,建设工程的价值就体现不出来,无法折价补偿,故经竣工验收合格应作为“有价值”的衡量标准。二是经验收合格的工程包括工程竣工后验收合格和正在建设中的经阶段性验收合格的工程及经过修复后验收合格的工程。如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工程具有相对独立性,完成这部分工程时应当验收,验收合格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施工。对于未完成的工程,应当对经阶段性验收合格的部分折价补偿。三是无效施工合同经竣工验收合格时,参照合同约定价款支付工程款是基本原则,但不排除例外情况存在。在工程未完成,或者工程大规模改变设计的情况下,有时根据合同约定根本无法计算工程款,此时就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采取评估的办法来认定工程款的数额。


本案中,原告谢某已完成的部分防水工程非但未经验收合格,且有初步证据证明其施工工程不合格,故其所施工工程不能视为“有价值”,不符合依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条件。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当然,谢某因与汪某签订无效合同造成的损失,可按过错赔偿损失原则另行处理。


[法律链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建设工程合同无效,且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

(一)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同,发包人请求承包人承担修复费用的,应予支持;

(二)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承包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

因建设工程不合格造成的损失,发包人有过错的,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关键词: 防水工程 不防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防水工程不防水 无资质施工“打水漂”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资讯新闻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cnbaowenweixin",每日获得保温材料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新手指南
采购商服务
供应商服务
交易安全
关注我们
手机网站: m.cnbaowen.net
新浪微博: weibo.com/cnbaowen
微信关注: cnbaowenweixin
保温材料信息交流群

0573-82720373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其他时间联系在线客服)

24小时在线客服